救援队长索滴滴百万悬赏 背后是艰难的公益现实

2018年06月19日 07:06:20 来源:中国新闻

  原标题:救援队长索滴滴百万悬赏 背后是艰难的公益现实

  公开向滴滴公司索要百万悬赏,牛振西突然被许多并不关心水上救援的人所知晓了。

  一面是公益免费的打捞救援,一面是公开要钱,牛振西说这并不矛盾,因为这个50多岁的河南男人后边,是一个成立13年、救援打捞366人的公益组织,而这个公益组织每年10到20万的经费主要靠队员们自己掏腰包。

  

  时间回到5月11日,河南省新郑市航兴路跨南水北调桥下,牛振西和他的救援队伙伴们正在准备打捞事项。

  那一天,牛振西的一条腿受伤还没康复,走路一瘸一拐,显然是不能下水的,但这并不妨碍他站在岸边指挥。

  多年的救援经验,牛振西已经可以凭借落水的位置、水流的速度大致推断落水者的位置。

  在2005年时还是个冬泳爱好者时,他就经常救助溺水者,甚至帮助打捞尸体。而随着其他冬泳者的加入并组建了救援队,他俨然成为了这方面的专家。这些年他们已经救援打捞了366人,其中牛振西救活了两人。

  但在那一天,主角不是他,也是不和他一起的救援队员,尽管他们一直完成了定位、打捞上岸等过程,但在夜幕中人们更关心那具冰冷的尸体究竟是不是杀害空姐的滴滴司机,关心究竟还能不能让他接受法律的制裁,于是救援队更像是那个场景中的一部分,不可缺少但又面目模糊。

  直到警方终于确认的身份,直到网民们开始愤怒地发布各种惋惜和咒骂,牛振西和同伴才离开现场回家。

  事后回忆,当时他们没把这件事跟钱联系起来,正如他们过去13年一直做的一样:义务打捞,分文不取。

  “求助者往往是最最困难的时候,不能再给他们添麻烦”,牛振西要求队员不喝对方一口水,不抽对方一颗烟,这个要求一直不变。

  

  实际上,打捞并不像很多人想的那么轻松,尽管可以凭经验判断位置,尽管已经配上了专业潜水装备,但打捞本身仍然是个危险的工作。

  “远怕水,近怕鬼!”牛振西表示,当然没有鬼的存在,只是水下情况复杂,建筑垃圾、钢筋渔网、鱼钩、可能伤人的生物,这些都会危及救援队员的安全。

  为此,他和队员们秉承着一套理论,比如呼叫优先、团队优先、岸上优先、工具优先等,“我这个体重,七八个矿泉水瓶,用衣服一包或者塑料袋一包扔给落水者,就可以保护生命安全。”

  另一方面,救援带来的心理压力有时比身体伤害更难应对。

  牛振西自己就曾是这个问题的受困者,他记得自己第一次打捞的是一个中学生模样的人,之后他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睁眼闭眼都是那个画面。

  “作为救援队长,如果我在现场表现出恐惧,那这个队伍就没法发展了。”牛振西承认,自己是在经历了多次的心理冲击,硬生生地将这种压力压了回去。

  但显然,这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有些救援队员见到了惨烈的现场,甚至出现半年缓不过来的情况。为此救援队专门安排了心理医生。

  正因为这项打捞的工作的风险高压力大,在很多地方都是收费的,少则一万,多则六七万,南方甚至爆出过挟尸要价的新闻。

  但牛振西表示不考虑打捞收费,因为这不符合他们公益组织的初衷,正如他们当年选择组织名称时的决定:使用“救援”而不是“打捞”,以此体现自己的公益性质。

  那时他或许没有想过,这种初衷将来有一天会因为悬赏的事情被质疑。

  

  事情的意外来临发生在尘埃本该落定之后,到5月12日,尸体确认是滴滴司机,案件基本就此了解,被害空姐的父亲表态要起诉滴滴,而滴滴则做了各种表态和整改,似乎事情的热度就要过去了。

  然而此事牛振西看到了网民的议论,有人说应该把百万悬赏给救援队。

  百万悬赏?这是滴滴公司在面对网络汹涌舆情时做出的一个举动,悬赏寻找当时还去向不明的犯案司机,很多人说滴滴是危机公关,很少有人想真的去拿这个悬赏,毕竟警察都找不到的人,普通人又有多大机会呢?

  然而这个机会出现在了牛振西和救援队面前,由于多年的合作,警方很自然找他们来帮忙打捞,而之后确实也是他们打捞上来的。

  虽然有网民质疑,牛振西他们是在警方通知之后才去现场的,不应该算他找到的,但牛振西的态度很明确:“如果公安局自己能找到,就不用叫我们去了。”

  也有人提出,这个组织不是叫“义务救援队”么?怎么能要钱呢?

  牛振西则认为,索要悬赏跟收费打捞不是一回事,他将其称为“帮扶”,认为是对滴滴对救援队对社会都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因此与公益的初衷并不矛盾。

  更具体的直接原因是,救援队的行动经费无着。

  1020100200

  对于救援队的经费,牛振西心里是有笔帐的。

  一年一个救援队的行动经费,大概需要10万到20万,比如去一趟现场,有的要跑上千公里,各种车马费、餐饮住宿费、车辆保养费、设备维修费……,基本上都是靠队员们自己AA。

  公益组织的捐助?牛振西说,至今他们也没有找到正式的来源,主要是朋友圈10元20元100元200元的捐,显然杯水车薪。

  在郑州市红十字会官网上,@对谈没有找到去年的捐赠公示,倒是找到了一篇今年1月发布的《郑州市红十字水上义务救援队召开2017年度工作总结暨表彰大会》,里边提到部分爱心企业和爱心人士代表为水上义务救援队进行了现场捐赠,从现场图片看,既有一家房地产企业捐赠了10000元,也有实物或者健身卡的捐赠,比如价值5万元的健身卡礼品卡。

这显然距离牛振西提到了一年经费差距甚远,跟滴滴百万悬赏也同样差距甚远了。

  而似乎,这一次牛振西距离那百万悬赏非常的近。

  

  但是情况的发展有点出人意料,滴滴公司在得知牛振西的声索之后称,寻人启事发出后接到了三千多条线索,其中可能有效的信息被随时同步给公安部门,而目前有多个团体和个人向平台提出领取奖金的要求。

  因此滴滴公司提出,希望相关申领人能够尽快提供切实有效的证据,并经公安机关确认对案件侦破确有重大帮助,一经核实将尽快把奖金给到最合适的个人或团队。

  这个回应惹来一片嘲笑,网民纷纷支持牛振西索要悬赏的行为,尽管仍有人提出质疑,但显然被淹没在喷向滴滴的口水中。

  牛振西的律师付建透露,正在寻求公安机关开局证明,在他看来证实救援队跟找到尸体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问题。

  不过牛振西向 @对谈表态,滴滴是否给钱不会改变他的态度,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平常心”,会坚持做自己的事情。

  钱究竟能不能拿到?现在似乎还不好说。而像牛振西和救援队这样缺钱的公益人士和组织,可以确定地说是广泛存在的。

  2017年《工人日报》曾发表文章《间救援队也需“救援”:经费装备欠缺安全难保障》,里边特别提到:由于“自发性”的特点及共性,民间救援队普遍存在资金筹措困难,实施救援的队员安全难以保障等现实问题。

  而文章对解决这个问题,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直到现在。

  

  

  

  

  

  

  

  

  

  

  

  

  

  

  

  

  

  

  

  

  

余鹏飞

责编:
  • http://www.jztvdsxj.com/shBt/
  • http://www.jztvdsxj.com/sheu/
  • http://www.jztvdsxj.com/shew/
  • http://www.jztvdsxj.com/shHO1L/
  • http://www.jztvdsxj.com/shiGj6/
  • http://www.jztvdsxj.com/sh2fgMI/71996.html
  • http://www.dsjrmr.com
  • http://www.jztvdsxj.com/sh1T/
  • http://www.jztvdsxj.com/shmMe/
  • http://www.jztvdsxj.com/shkW/75814.html
  • http://www.jztvdsxj.com/she6wvC/
  • http://www.jztvdsxj.com/shE1KU5/
  • http://www.jztvdsxj.com/shqZr/
  • http://www.jztvdsxj.com/shT5I7_iY/
  • http://www.jztvdsxj.com/shdHvd/55875.html
  • http://www.jztvdsxj.com/sh5sFJO/
  • http://www.jztvdsxj.com/shUR/49464.html
  • http://www.jztvdsxj.com/shqWf/
  • http://www.jztvdsxj.com/shkF9e2/
  • http://www.jztvdsxj.com/shhNod/48289.html
  • ?598519.html
  • /252725.html
  • ?s90k9.html
  • /jp7rj.html
  • /186999/lws28.html
  • /ulayq/540669.html
  • ?l6ps7/847081.html
  • ?373087/rmwc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