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岁中科院院士谈起这次经历 兴奋得像个孩子(图)

2018年06月18日 15:48:12 来源:中国新闻

  原标题:谈起这次经历,82岁的他兴奋得像个孩子:“像爱丽丝漫游仙境”

  

  在我国南海西沙,“深海勇士”号执行了“南海深部计划”西沙深潜航次科考任务。作为南海深部计划指导专家组组长,82岁的汪品先不仅坚持要亲自深潜,而且先后三次下潜至1400米的深海进行考察。 

△图/5月21日,汪品先院士从“深海勇士号”载人舱走出。

  记者:以这样的一个年龄,您为什么非得亲自下去深潜? 

  汪品先:科学的创新我觉得只有两个源泉,一个是大自然本身,还有一个就是文化,一种创意的文化。如果你的科学家,这两个都切断了,你可以出文章,你可以拿钱,但不会有什么创新。对我来说,这辈子如果没去深海看看,是很遗憾的事。

  在此次的科考船上,82岁的汪品先,每天参加科考讨论会,发表自己的看法,认真倾听年轻人的意见,与大家一起规划考察路线。很多人担心他的身体能否承受大海上风浪的颠簸,他却像一个固执的孩子,拒绝了船上所有的特殊待遇。一日三餐,和所有的考察队员一样,在风浪的颠簸中,他还坐在电脑前坚持工作。

  

  汪品先:我头一次下去,就撞上了那个深海珊瑚林,像竹子那样的珊瑚,下面是竹竿一样,上面是跟鞭子一样卷起来的,如果你把那个东西弄直了,我估计超过五米。

  然后底下还有扇珊瑚。扇珊瑚像把扇子,像柏树那样一片,它是顺着水流来的,水流来,它就朝着水流,因为它要过滤(吃)水里面的东西。

  海洋就像一个园林,有乔木、有灌木、有草,但是它都是动物,因为深海里面没有阳光,没有植物。这个园林里会来野兽,谁呢?比如说鱼。有时候竹竿上爬一个海星,或者爬上去一个章鱼,那个景观从来没见过。

  汪品先说:“我第一次出来的时候,我说我就像爱丽丝漫游仙境一样,刚从仙境回来”。

 

  1960年,汪品先毕业于莫斯科大学地质系,后回国从事科学研究。在汪品先看来,他本该做事情的年龄,因时代局限没能做成,在该退休的时候反而迎来了中国海洋事业发展的最好时机。他觉得自己现在是在追赶逝去的时间。 

  记者:为什么您对于深海这么情有独钟?

  汪品先:说穿了就是,我看见世界先进国家就在干这个事。

  记者:为什么大家要占深海这个阵地?

  汪品先:因为地球三分之二是深海,所以它里边的资源、能源很多,而我觉得应该早早地提倡研究。 

  占据地球表面三分之二的深海部分,曾被认为是一个黑暗、寒冷的世界。直到二战之后,人类才慢慢对这个巨大而神奇的世界有所了解。最引人注目的,是科学家们在海底发现了天然气水合物可燃冰,据估计可燃冰中碳的储量超过了目前全部矿物燃料的总和,有希望成为未来能源的主体。

 

  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依托其强大的海军基础展开了深海研究,欧洲、日本紧随其后,上世纪七十年代,深海钻探、深海深潜技术相继出现。但中国受当时条件的限制,一直难有作为。

  1996年,汪品先联合了国内其他科学家,向国际大洋钻探学术委员会提交了“东亚季风在南海的记录及其全球气候意义”建议书。在1997年度国际大洋钻探学术委员会的全球建议书评审中,该建议书获得第一名,被正式列为国际大洋钻探ODP184航次。汪品先成为该航次两位首席科学家中的一位,这是中国海的首次大洋钻探航次,也是第一次由中国人设计和主持的大洋钻探航次。那一年,汪品先62岁。

  汪品先:我六十多岁,在船上是最老的,船长也没我老,我很骄傲。我们船从澳大利亚的西海岸出发,走了十天到了南沙,打的那天,船长命令升中国国旗,我没有摄像机,没有拍下来,要不然(就会发现国旗)是美国人升的,不是中国人升的。这个井到现在也是我们南沙唯一的深海井,对我们有很大的帮助。

  记者:可您走之前还在跟老伴说,能活着回来就算赢了,为什么这么说?

  汪品先:因为大洋钻探我从来都没上过船,然后我是首席,这个玩意是挑战很厉害。所有打钻的事情你要拿主意,两个首席轮班,那个责任都在你身上,每天打钻的钱就不得了,你要做决定。

  那次深海钻探,完成了第一个由中国人设计和主持的大洋钻探航次,取得高质量的连续岩芯5500米,为南海演变和东亚古气候研究取得了3200万年的深海记录。

 

  从62岁完成第一个由中国人设计和主持的大洋钻探航次之后,20年的时间里,汪品先的工作效率让人吃惊。

  2011年1月,国家自然基金委启动为期八年的“南海深海过程演变”重大研究计划,支持经费1.5亿元,有32个单位七百多人次参与其中,立项60,其中51个重点项目,由汪品先牵头主持。如今,这一计划已接近尾声,此次深海勇士号南海载人深潜,也是在为这一计划作最后的冲刺。

  现在,对汪品先来说,生命中最宝贵的就是时间,他经常在办公室工作到晚上十一点才回家,但由于去年身体出了一些意外,老伴要求他必须提前半个小时回家。

  记者:您好像一直觉得时间不够用?

  汪品先:对我来说,最缺的就是时间。我是倒计时的,别的都可以慷慨,钱我也可以慷慨,时间我不能慷慨,因为我没有了,我在时间上是很小气的。

张玉

责编:
  • http://www.jztvdsxj.com/shAxyG_1I/
  • http://www.jztvdsxj.com/sh0h/
  • http://www.jztvdsxj.com/sh24Csu/
  • http://www.jztvdsxj.com/shFo/
  • http://www.jztvdsxj.com/sh3PRN/
  • http://www.jztvdsxj.com/shV4N/
  • http://www.jztvdsxj.com/shtlc8/
  • http://www.jztvdsxj.com/shJnl/34954.html
  • http://www.jztvdsxj.com/shWoUOF/
  • http://www.jztvdsxj.com/shJwO/21217.html
  • http://www.jztvdsxj.com/sh82T/
  • http://www.jztvdsxj.com/shHYTxF/24812.html
  • http://www.jztvdsxj.com/shkj/
  • http://www.jztvdsxj.com/shCBjvd/
  • http://www.jztvdsxj.com/shMS/35831.html
  • http://www.jztvdsxj.com/shD0jq/
  • http://www.jztvdsxj.com/shD0jq/
  • http://www.jztvdsxj.com/sh0DWbR/
  • http://www.jztvdsxj.com/shgVT/
  • http://www.jztvdsxj.com/shy5/72373.html
  • ?573236.html
  • /417129.html
  • ?hgzw9.html
  • /w3yw2.html
  • /312746/vg074.html
  • /8ei6y/97118.html
  • ?qfxee/467140.html
  • ?267900/u0sho.html